像我这样又丑又蠢的 要想“给时光以生命” 就该多读书

但是我最热爱世界的时候,也是我最厌弃它的时候

今天什么都没干终于看完了《挪威的森林》 听课什么的都去死吧 

虽然只是第二次看村上春树的书 就已经感觉他很有意思 让他stand out 我是不是要脱离病态/抑郁/丧病风了……

语言的风格简洁 轻快 以至于有些像是平凡的味道 没有花拳绣腿也没有华山论剑

和万事万物保有距离感 置身于外 让他得以把玩一种孤独和无奈的情感 同时却又能将情绪控制住像是强颜欢笑一样 

一气呵成 花了一整天读完这本书是一种享受

一直都害怕自我诊断这种事情 怕弄得更麻烦但是这么多年了 都是这个傻逼样子 我是病了还是累了 的确也因为有想到过之前的事情 那可能只是我不适合处对象这种事情啊23333 事实和结论就是他不喜欢我 仅仅是因为我没什么可喜欢的罢了 并没有什么问题 只是他最后那么做也让我愧疚了很久 特别久 可能直到现在还有一些 总是会躲着他
最开始就不应该想什么让自己快乐 也不应该带来那么多麻烦 最后只能自己掐灭了给自己看的火焰

我也曾是个好人 直到我认识的好人都死了

又一稿落定 主文书终于现形
这篇文书对我的半辈子 做了一次反思陈述
我觉得我做到了 将自己的一生用650个单词定义 定义了我的半辈子 最好的九年时光 有了自己想做一辈子的事情 也有想一辈子一起浅斟低唱的人 九年的翻译 也是我最满意的定义
Wake me up when September ends 请在申请季的决战大幕正式拉开的时候叫醒我

日常摘抄

费尔南多·佩索阿《惶然录》 第73节 看自己

    突然,仿佛是对命运作了一次外科手术,治疗古老盲症的手术取得了戏剧性成功,我从自己莫可名状的生活中抬起双眼,以便看清自己的存在形态。我看见了自己所做的一切,自己所想的一切,自己一直为之幻觉和疯狂的一切。我奇怪自己以前居然对这些视而不见,而且惊讶地发现过去一切中的我,在眼下看来并不是我。

    我俯瞰自己以往的生活,如同它是一片平原向太阳延伸而去,偶有一些浮云将其隔断。我以一种形而上的震惊注意到、所有我确定无疑的...

第六十章:收拾东西

开学了,近期最后一更

近期回顾:

8.31 第五十九章:陷入恐惧

8.18 第五十八章:重构故事

8.15 第五十七章:开口询问

  亚丝翠闭上了眼睛,感觉泪珠滚落了脸颊。见鬼,又开始了。

  “对不起。”她强迫自己看着希卡普。他用手背轻轻擦去了她脸上的泪水。

  “为什么?”

  “因为你受伤了,我还让你做了些——”

  “我是自愿的。如果我做不到的话,我也不会同意的。”

  她摇了摇头。

  她伸出了手。但是希卡普...

第五十九章:陷入恐惧

前情回顾:

8.18 第五十八章:重构故事

8.15 第五十七章:开口询问

8.12 第五十六章:忐忑对话


  亚丝翠深吸了一口气,低下了头,看着希卡普的衬衫,看到他的假肢在火光的映衬下发亮。

  “我现在很害怕。”她小声说道。

  “嗯?为什么?”希卡普轻轻地在他耳边说道。她闭上了眼睛,希望自己能有勇气说出口。

  “我害怕是因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她感觉希卡普的手慢慢从她的后背后面绕了过去,这样他才不会扯到她的头发。

  “...

I know, you're gold.

一切都将一去杳然,任何人都无法将其捕获。

我们便是这样活着。

——村上春树《且听风吟》

对这本书的评价褒贬不一 但是读到这里的时候 我的确听到了海风的吟唱 也正因如此 我想给这本书疯狂打call

这篇书评写的很好啊推荐一波https://book.douban.com/review/7865612

睡吧,让我并不自知地走神,身体躺下来,忘记自己的躯体,欣悦于无意识状态中的自由,在遥远茂密大森林中一个被遗忘的静静湖泊那里避难。

这仅仅是看来还有点呼吸的一个废物,无法醒来感觉到新鲜和活力的一个半死者,灵魂中为了留下忘却的一种千头万绪的编织。


——费尔南多·佩索阿《惶然录》第70节 雨

第五十八章:重构故事

近期回顾:

8.15 第五十七章:开口询问

8.12 第五十六章:忐忑对话

8.10 第五十五章:暗中搜寻

  希卡普对有些东西感到好奇。

  “然后发生什么了?”

  亚丝翠绕过火炉,来到了他的身后,看着他打磨着针,不断改掉瑕疵。

  “什么然后?”

  “我掉到地上之后。我知道无牙接住我了”他说着指了指自己的腿。“我也知道这弄伤了他的翅膀。”

  “史图依克把你抱了起来。”

  希卡普看了亚丝翠一眼。他从未听过她直呼...

咖啡之缘

发布了长文章:咖啡之缘

点击查看

  “他们两个之间又没有什么东西。他只是一个顾客,而她是一个员工——这就是关系了。他们的关系就是顾客和员工的关系罢了。

  不过,话说回来,一段‘顾客和员工的关系’之中并不包括近乎一英里的一起回家和友善对话——甚至可能有些撩人。好吧,他们至少是朋友,行不行?

  但是,再话说回来,如果这样,她怎么现在还没有他的电话号码——换句话说……他怎么还没有来问她的电话号码?

  或者约她出去。说真的,他怎么敢这样。”

  虐狗日常~

24个小时居然可以做到如下 我也惊了怎么效率这么高:

有出新翻译的想法

找一篇合适的

要到授权

码完七千个字

做proofread

做了个封(辣)面(鸡)

坐等七夕

© Bramble黑莓 | Powered by LOFTER